柏川

你好

木兰乔段子

∠( ᐛ 」∠)_不想填坑…先写点小段子满足一下食欲

一 直视对方的眼睛
不知是谁提出玩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也不知是谁在处罚的卡堆里偷偷藏了一张“直视左方第一位玩家的眼睛三十秒”的卡牌,更不知为什么花木兰手气那么差,从开局到现在把把输局局输,看着她欲哭无泪的表情可以说相当心疼了。花木兰手拿着卡牌坐在大乔——左方第一位玩家面前,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紧皱的眉和抿起的唇更是表现她的严肃认真,当然如果少了那发红的脸颊话,当真是英气逼人,可她花木兰在大乔面前就是个看见喜欢的人时会脸红的少女。何况还是这么近的距离,还要紧盯着对方的眼睛,太要命了。三十秒的时间,对于花木兰来说估计是三个世纪那么长了。刚开始时她还可以镇定自若盯着大乔看,游刃有余的样子;结果十秒过去了,花木兰脸颊开始发烫,白皙皮肤上已有了丝丝红晕;还剩下最后十秒,花木兰已经紧紧攒住手心。在大乔的眼睛里她看到的只有自己的影子,那湛蓝如水的眸子通透空灵,似是美的不同这世间物,可那双眼睛又是那般勾魂摄魄,看几眼,心慌意乱;再看几眼,脸红如火烧云;最后将其定格在眼帘中时自己早已深陷在那漩涡之中…

当木兰被人拍肩时才反应过来三十秒时间已过,赶忙坐回自己位子上放回卡牌,开始自我调节降温,却粗心地没有发现大乔早已将自己刚才的模样看在眼底,嘴角浮起一抹不可察觉的笑。

二 相拥而眠
夜晚时分,窗外星星点点,照进屋内的月光柔和细腻。四周一片静谧,似是不想扰人清梦,许了床上的女子一夜好梦。大乔侧躺于席上,棕色长发波浪一般散开,面容安逸。躺在她身旁的花木兰却是半睁着眼睛,俨然是刚睡醒的模样。她偏了偏头,望向大乔的眼里只有对方的脑袋和被月光照到一半的耳朵。花木兰眯眯眼,身子朝大乔转过去,手伸到她的侧腰上往怀里一捞,顺势抱住,把头埋进那带着馨香的发丝之间轻嗅,令人安心的味道瞬间安抚了花木兰,英挺的鼻梁蹭开发丝,抵到大乔的后颈上上下蹭动,直弄得人心里痒痒。像只向主人讨宠的狗狗,期待着心爱之人给予安抚。暗中,一只手悄声无息地划过木兰光裸的手臂,顺着划上来,最后停留在木兰的后脑勺上,五指张开,一下下地抚摸着花木兰的头发。头部传来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花木兰拥着大乔再次进入梦乡。

三 冬天
冬天就应该穿着软绵的连体睡衣,端上一篮清甜可口的小橘子放在桌上,把热水袋搂在怀里,接着往沙发上一躺,掏出手机划开屏幕准确地找到置顶的联系人,回暖的手指飞快地打着字:
“下班了吗( ̄∇ ̄)”
颜文字可爱的不像她花木兰,倒像是一个在家乖乖等待恋人回来的女孩儿。
“马上回来了。”不到三分钟,对方就回复自己的消息,看样子的确是下班了———让自己算一算,现在估计走到停车场啦。木兰喜滋滋地剥开一个橘子,甘甜的汁液顺着喉咙流下去,甜到心坎的感觉,十分久违。
“( ´ ▽ ` )ノ那今晚小兔子可以吃到乔姐姐煮的胡萝北排骨汤吗?”
“在我怀疑你被盗号之前,乖乖躺在沙发上等我。”某个花姓女子看到这句话后又躺了回去,默默地把热水袋抱得更紧了。由于天气变冷,感冒人数持续上升,病情恶化的病人也越来越多,导致大乔无法按时下班,有时甚至直接住在医院宿舍,这让花木兰心疼不已,每次都想劝她休息一下,别太勉强,但看到对方坚定的眼神,自己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去。想到这,花木兰从沙发上挪起来,看墙上时钟的分针转了差不多一百二十度,这才走到门前换了双靴子走出门。
外面早已白雪飘飘,门前大树上如梨花盛开,白得晶莹剔透,让人看了赏心悦目。花木兰由于出任务的原因好几天早出晚归,都没好好看过这些都市美景,好在,现在还不晚。
好看归好看,那刺骨的寒风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不一会儿就把这位铁血女子给吹的瑟瑟发抖,雪花落在她的兔耳帽子上,像极了一只大雪兔。大乔停好车拎着托同事买好的胡萝卜和排骨走过来时,这只大白兔在门口堆了两个小雪人。技巧感人,样子用憨态可掬来形容都是恭维了。
“能看得出来是雪人,值得称赞。”大白兔听见背后的声音身体一怔,赶忙把周围的雪往雪人那儿扒拉,殊不知她这手忙脚乱的样子着实可爱得紧。
“花大队长不好好在家养伤,跑出来勾引小孩子呢?”说话间,大乔已经走过来蹲在她身边了。
“我哪有勾引小孩子!”
“大白兔奶糖。”面前的人脸上也沾了雪花,冻得发红的眼睛几乎和兔子无异,嘴唇也泛了紫色。这可不好啊,发紫的嘴唇可没有奶糖那么甜。大乔颔首在木兰唇上亲了一下,随即舔舔嘴唇,瞅着这人的脸慢慢红起来,心里的愉悦感充斥着全身,一天的疲劳也一扫而空。
“小兔子乖乖,把门打开。”她把她拉起来,冲人微微一笑,唇角上扬的弧度是那般完美,赛过身后十里雪花。

评论(1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