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川

你好

Tik Tok

情人节贺文,ooc有,主海希。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发糖跟着喜♀庆一下。

快步奔跑在无人的小巷,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暗骂一声这家伙怎么这么能追。力气渐渐没有了,干脆掏出藏在外套之下的手枪与身后的警员一决雌雄吧!脚跟一转,回过头看却发现那人已经近在咫尺,琥珀金的眼眸里寒光一现,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按在地上,背部传来剧烈的疼痛。

“卧槽!你丫这么用力干嘛!?”被按压在地的罪犯怒吼一声,想起身却因手被反抓着毫无缚鸡之力,只能摇晃着那颗上面盘踞着一条青龙刺青的光头抗议着。
骑在自己身上的警员也不说话,只是拿出手铐把他铐住。“他娘的……今天真是遭罪了……”

“闭嘴吧,省着点儿力气等会儿还要受审。”不知是地上太冰冷还是这女声太清冷,罪犯顿时心里一凉,我他妈居然遭在女人手里了。


“最近市区连连发生意外事故,造成很多人员伤亡,希望各部门都提高自己警惕,加强戒备,以防止有人图谋不轨,谋害人民生命健康财产。”

那天下午把罪犯送到审问室后,警卫厅就开了一个小会议,针对于最近频频发生的车祸、火灾、高空坠物等一系列意外事故请各个警员写出自己的汇报。园田海未打开自己的档案簿,在上面记录着自己的捉捕记录。

“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这是她对自己的评价,每次皆如此。如此古板却又积极向上的语句对警卫队长来说是从小的激励,无论工作还是学习,也许就是这小小的语句让她从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逐渐变成了文武双全的警卫长。看着警卫长带回来一个一个犯罪嫌疑人,警卫员们也是对她无比尊敬,他们的园田组长从来没有让她们失望过。

“园田,有没有看娱乐新闻啊,绚濑这次拍的mv是百合向的,据说人气很高涨啊。”警卫员的休息时间总是很充实,既要等候着随时有命令出发,又要拿着手机看各种各样的新闻,以此来了解各种新闻资讯。

“看了,听说今天拍mv,对方是外国的知名演员。”

“啊~绘里~好帅气~”一旁的警卫看着新闻头条里的金色长发女子,脸上开市冒粉红泡泡。“如果能见一面就真的太好了~”

“犯花痴的同时牢记总队长的会议内容,开小差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警卫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听着他们的声音和摆在一旁的钟表滴滴答答,园田海未似乎已经习惯这样的环境。平平淡淡,波澜不惊,当然如果没有最近的这些突发事故,也许她的生活会更加平静。

平静得就像一个人。

由于事故的原因自己要比平时还要劳累,就算开着车除了注意自己左右前后的状况,还要提防着突发事件的发生……

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凭着多年来练成的韧性,海未愣是没有让自己直接狼狈地倒在床上,而是开火做饭,吃了一顿不算丰盛的晚餐。

吃完,洗碗。扫地,清洗。

当一切全部做完的时候,海未才坐在沙发上小声喘着气。果然自己出除了工作和追捕犯人外,做其他事情都会很劳累啊,不过也许是因为太专注于工作了,所以消耗自己大部分体力。

不过话说回来,以前的自己做这些事情时有这么劳累的吗?

拿过放在一旁的抱枕,把脸埋了上去。轻嗅着上面有些让人安心的香气,自己呼吸也逐渐平静。不知道自己床上另一个枕头的主人是否还安好,现在是否还在公司顶着黑眼圈为某个耀眼到广为人知的人努力,自己又是否……还会因为工作而忽略她呢?

听着报时的闹钟滴滴作响,又听着手表指针的答答转动,该休息了。

“海未最近又熬夜了吗?”东条希看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人儿,笑的一脸温柔。

“嗯……最近的事情有点多,完全不能好好地休息啊。”抿了一口咖啡,浓浓的气息充满自己的口腔,这个味道好久没有尝到了。

“真是的,就算我不在身边,海未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拿起纸巾细心地擦去海未嘴角的咖啡沫,这么平易近人的东条希怎么也不能让人联想到当红明星绚濑绘里的助手——那个总是冷着一张脸的女人。是的,在两人还在交往的时候,东条希就是绚濑公司里面的一名员工;当两人分手时,她凭着自己的努力和绚濑的提拔成为了绚濑的助手和经纪人。海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希变得与往常大不相同。但也因为这样,她一直在自责,把力气全部投入到工作中,让自己不再想起这个笑的一脸温和的女子,但当她用完了力气后,却没有力气把她从自己脑海里抹去了。“是因为最近频频发生的意外事故吗?”

“嗯……不说这个了,最近和绚濑拍mv的那个听说被车撞了?”

“是啊……刚出公司大门不久就被车给撞了,现在又耽误着拍摄行程。”希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辛苦你了。”
“还好吧,比起海未。”

挂在希房间里的挂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海未意识到自己时间不早了。

“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希你好好休息吧。”

“嗯,路上小心。”像是想起什么,希朝她招了招手。“到家了打个电话给咱~”

“嗯,会的。”海未这几天一直瘫着的脸终于露出一个微笑,随即转身下了楼。望着空空的房间,东条希像是泄了气一样倒在沙发上,一直笑的的脸逐渐变得面无表情。

“海未你啊,真是一个大笨蛋呢。”



“经过这几天各部门的讨论与分析,我们怀疑这些看似突发的安全事故其实是有人暗中做手脚,运用了一些技巧把这些人为事故看成是意外。”那天清晨,警卫厅开了一个高层会议,园田海未自然不能缺席。虽然这些情况自己在处理事故的时候就有所怀疑,但没想到是如此的严重。从一开始的高空坠物和煤气爆炸,慢慢延伸到一些大型车祸,甚至还和去年前年的一些案件联系起来。如果这些有关联的案件都是人为所为,那这些策划案件的人是得有多恐怖啊。也许是一些报复社会的组织,这对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来说是极大的威胁。

快速浏览着手上的案簿,园田海未从开完会后就没有休息,除了极少时间的吃饭上厕所,她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工作桌。这些看似繁杂的案件在她的分析下变得有些清晰了。

首先,受害人与绚濑绘里所在的公司有过接触;其次,这些受害人或多或少都与绚濑绘里合作过,有的甚至闹出了绯闻;再者,在这些案件中,除了这些受害人外,很少有其他人员伤亡。

也许是绚濑绘里的狂热粉丝?粉丝不会有这么大的动机吧。
也许是绚濑绘里的劲敌?为了打败她而出此下策让公司减少她的演出机会。
也许只是偶然?这个绝对否认。

将冰凉的咖啡一饮而尽,苦涩的口感和冰冷的触感让园田清醒了几分,摆在一旁的时钟滴滴答答作响,提醒她要遵守作息时间,她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写着分析。

凶手(们)与绚濑绘里应该有着什么关系,是什么关系。
这个不对,如果这样打草惊蛇的话反而会危机群众生命。撕掉重来。犯人熟悉绚濑绘里的一切活动,难道是希?不可能不可能,她有什么动机呢?重新画下新的分析图纸,左一个电话右一电话地联系亲朋好友是否知道绚濑绘里的一切八卦,得到消息后在对方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就按掉电话打起下一个。打开电脑看着有关绚濑绘里外出活动,密切观察着她身边的动向。

终于,锁定了一个目标。

远处,在绚濑绘里的演唱会上燃放了庆祝新年的烟花,照亮整个会场和那个金发女子。

天快亮了。

“园田,你确定是这个人吗?”和海未同样盯着黑眼圈的总队长看着海未电脑上的无数个截图。咽下被寒风吹得有些冷的豆浆,海未指着屏幕上的一位少女说到:

“这个女孩子在绚濑绘里的每场演唱会里都有出现,而且她的眼神看那些与绚濑合作的明星时总是一脸怨气。前几天绚濑开演唱会时这个女孩也有出现。当时绚濑有从观众席拉上来一个女性并送给了她玫瑰花,结果这个女性在演唱会结束后就被女孩子当场殴打,后来警卫员也去了,估计现在已经快到这里了。”

“碰!!”话音刚落,警卫局的大门就被撞开了,两个警卫拉着一个脸上带着淤青的女子走进来。

“就是她。”园田海未这样说道。


手表上显示的时间是东条希与绚濑绘里登机的时间,园田海未看着眼前两位友人,脸上挂着有些无奈的微笑。

“人抓到了,事情也告一段落了,你两在美国要好好发展啊。”

“辛苦海未了,公司考虑到我的安危所以要去美国一段时间,小海未不要太想我啊~”绚濑绘里朝她投去一个迷人的笑。

“那么,我们就先走咯,海未,保重。”希保持着原来那样温柔的笑容,直到转身和绘里离去,一起走上飞机,也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啊……该走了啊……”海未坐上车子,刚想惆怅一下,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园田!!!我们抓错人了!!!”

“什么……?”

“犯人不是这个孩子!”

除了手机里传来的总队长的急切的声音,海未什么也听不到了。脑子快速转动着,细想着一切一切经过,最终,她的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颓废,发了疯似的开车去东条希的家里,翻找着所有柜子,最终在最后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一个相册。

受害人生前的面孔,照片被打了红叉叉,一张又一张。

园田海未跪在地上,平静得吓人,只剩下挂在墙上时钟报时的滴滴答答声。

评论(4)

热度(21)